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

选择,有的选么?

选择,有的选么?
       
“说下去!”我瞪着他,一字一顿说道。
  “说阔以,但系我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!”老王八一双王八眼精光闪闪。
  “我查,还答应你几个条件,你以为这是两国谈判呢?拜托,老王八,你搞搞清楚好不啦,阶下囚一个,居然还敢妄谈条件!”三戒嗤笑道。
  老王八阴笑一声,好整以暇地坐起身来,他撕下截裤腿,将自己受伤流血不止的大腿,给扎了起夏季银屑病会出现的症状来。
  “本来就系谈判,你我各有所恃,为何不能谈判?”
  “你这老王八的命,就在我们手里,老实交代了,或许能让你死个痛快,如若不然,佛爷让你尝尝满清十大酷刑!”三戒嘎嘎怪笑道。
  “桀桀桀,酷刑,你以为你那些令常人闻风丧胆的酷刑,对我有效吗?降头师哪个不是熬过了噬骨断头般的剧痛,方才入门,你的酷刑,太小儿科了!”
  三戒乐道:“我查查你大爷的,你丫还系个中国通,成语俗语用的比佛爷还顺溜……”
  说到这里,他挠了挠头,向我看来,恐吓威胁对这老王八没用,他没辙了。
  我也有些头痛,这老王八奸诈异常,这等情形之下,还冷静十足,抓住我的弱点,意图绝地翻盘。可我和三戒一样,吓不倒他,就真没办法了。�し言し格醉心章节已上传
  “说说看,你的条件是什么?”我瓮声瓮气,颇有些气闷。
  “桀桀桀,很简单,放我和我的阿查立离开,我也不贪图你周家至宝,这个阴阳镜只需借我一用即可,事后归还,如何?”
  “不行,这不公平!”三戒囔囔道。
  “我觉得很公平,哼哼,你们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而来。与其满腔遗恨而死,不如舍命一搏,赚个盆满钵益,所以,刚才说的,一概不讲价!”老王八的普通话,越说越顺畅。
  我沉着脸,冷笑道:“你倒是打的好算盘,告诉我一个对你来说无关紧要的消息,换来你全身而退,带走阴阳蛇不说,还要借我阴阳镜一用,你不嫌太贪心点了么?”
  “贪心么?嘿嘿,我倒系不这么觉得!这一切其实取决于你对那晚的事的重视程度,你若觉得它无比重要,那它就是无价之宝,你若觉得它不值一提,那我就活该去死!你自己说说,这件事对你来说重不重要,或者说,你爸的死活,你在不在乎?”老王八说完,似笑非笑地看着我。
  我心中一沉,这老东西是看准了我的死穴,漫天要价了,可我偏偏没资格还钱!
  三戒眼珠什么是牛皮癣的危害一转,看了我一眼,说道:“我们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?”
  “我以本命灵蛇阿查立之名发誓,如若说了假话,万蛇噬身而死!”老王八脸色一变,显得很是庄重。
  “啊呸,你特么本来就是要死的人,怎么死都一样,这个誓言有个屁的约束力?”
  “混蛋,不许侮辱降头师的本命誓言银屑病患者要怎么晒太阳!”老王八怒道。
  “佛爷就侮辱了,有本事你咬我?”三戒不屑地道。
  老王八脸色涨红,绿豆眼一扫到我,突然笑了起来:“你做不得主,我不跟你计较,怎么样,周家传人?”
  我没有回答,而是仰头看着不见一丝亮光的夜空。
  放了老王八,无异于纵虎归山,何况,还有一条过几个时辰后就几近不死的阴阳蛇。但这些,其实与我无关,最让人忧虑的就是,他要借我阴阳镜,帮助迷你阴阳蛇完成最后一步。
  一旦让他得到了大成的阴阳蛇,之后腥风血雨,无穷的杀戮,都将接踵而至。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,作为帮凶,每一条人命的背后,都有我的罪孽!
  可我不答应他,好不容易抓到的线索,就再次落空了,下次再想找到和老爸下落相关的线索,也不只是什么时候,还找不找得到!诱发白癜风的外在因素有哪些
  两难,真正的两难!
  自古忠孝不能两全,想不到这一刻,我也会面临这种选择,而且非此即彼,一点兼顾的可能都没有!
  两个选择,在我脑海中翻腾碰撞,这特么就是小说里常说的天人交战了吧?
  可很快,脑海中的一方,就彻底压下了另一方。
  选择,看似要选择,可我真的有的选么?
  我苦笑一下,命运啊,就是这么折磨人,你他大爷这次又赢了,我还是功亏一篑!
  “老周……”三戒刚要说些什么,却被紫惜拉了拉。
  我吸了一口气,迎着两人担忧的目光,正色说道:“这个条件,我不可能答应你,大成阴阳蛇的危害,你比我更清楚,如果危及到我们的国家,危及到无关的人命,我百死莫赎!”
  老王八得意的笑容,戛然而止,急道:“为什么,难道你就坐视你爸的行踪,青少年患病之后治疗白癜风之前都做哪些检查从你眼前溜走!”
  我摇了摇头,心中下了决定,浑身都轻松下来,只是淡淡笑道:“没有你的线索,我大不了重头再来。可放了你离开,我就是在助纣为虐,我不想说什么为国为民大义凛然的大话,我只知道,就算我因此找到了我老爸,以他老人家生平古板中正的性格,肯定先一巴掌呼死我,回头再呼死他自己。换做你是我,你怎么选择?”
  “当然先呼死这老王八再说!”三戒大喜,拍手叫道。
  老王八脸都绿了,明明胜券在握,却因为我的拒绝,形势陡然急转而下。
  “等……等一下,打个商量如何?”
  三戒怪笑道:“猫了个咪的,刚才你不是信誓旦旦的说,概不讲价的吗?怎么才撒泡尿的功夫,就变了,说话当放屁使呢?”
  老王八老脸涨红,讪讪说道:“谈判吗?都系漫天要价,就地还钱的!我们降头师,都系讲道理讲规矩的人!”
  “老王八,你真是脸皮比龟壳还厚!”紫惜咯咯娇笑道。
  “如何商量?”三戒从一般扯了根干草,含在嘴里,嘿嘿笑道。
  “那个,我保证阴阳蛇不在你们国家出现,如何?”老王八目光闪烁。
 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这老王八真是贼精贼精的,你保证有个毛用?你死了,阴阳蛇由谁约束?再说,哪里死人不是死,虽然我没义务去保护外国人,但我也不想人家全国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比较好因我而死?你特么这是讲条件么,对你有啥损失,对我又有什么好处?”
  “那……那你想怎么样?”老王八沉声道。
  
'
返回列表